chenjingliang-des!gn

陈敬梁
平面设计师,在设计与艺术之间游走。
多个天猫项目设计,在视觉中国茶包装获奖,专注书籍装帧设计、内文排版、画册、包装设计,活动策划布展。

乔纳森再谈设计 : 要新不难 要更好才是最难

这是一篇访谈,但从中我们可以读到很多的思想、理念,希望能引起有心的设计师思考。

-

每一件苹果产品,在它们那或大或小的机身下方,锁着的是苹果的专注和追求,读千遍也不厌倦。


  苹果公司的最新作品《Designed by Apple in California》日前已经正式上架苹果美国等市场的在线商店以及部分零售店。苹果在这本书通过 450 张苹果产品及其制造过程的相片,记录了苹果 20 年来的设计历史。

  苹果公司首席设计官乔纳森·艾维也多次接受媒体采访,谈到很多与这本书、苹果设计相关的话题。

   以下是乔纳森接受 Dazed 采访全文:

   为什么是书,为什么是现在这个时候推出来?

   乔纳森:我们八年前就开始了这个项目,因为我们觉得有责任去尝试为我们所开发过的产品创建一份纪念档案。其实我们更多地是觉得这是我们的义务,所以我们义无反顾。原因之一,我觉得相对明显的就是,作为设计师,我们对未来更加好奇,对那些未知的东西更有兴趣,未来也在消耗着我们。我们已经共事 20 或者 25 年了,我们都觉得出这本书很合适。从这本书里你将能够了解作为一个团队我们是如何吸取经验教训,不断进步学习,也能感受到技术的进化演变。

   在介绍这本书的时候,你说你们努力开发一些简单的东西,那么你能说说你概念里的简单是如何定义的吗?

   乔纳森:我们想要达到一个点,就是在产品上你丝毫察觉不到刻意设计的痕迹;到这个程度之后你就会发现如果和其他同类产品相比,其他产品上人为设计的痕迹很重,缺乏理性因素。这是感知的必然性,但是要想达到这个程度必须得下一番功夫。在我看来,做出一些看起来简单的东西是挺容易的。有些物体它们的风格就是简单,但是它们的功能和核心架构的构想却一点都不简单。我们认为一款产品它固有的简洁性始于它的核心架构和它的外形设计。我们的工作之一就是整理那些本来混乱、复杂的东西,让它们变得秩序井然。如果设计师在产品中强行加上所谓的美学风格,你就会感觉到其实是设计师在向你讨好。我想设计师的工作是试着去解决某些问题,让产品越简单越好。这真的非常重要。

   你在苹果公司的头衔是首席设计官,但你同时还得兼顾人机界面。这是怎么一回事?

   乔纳森:过去 25 年时间我建立了工业设计团队,不过最近几年公司要求我协助建立和领导人机界面设计团队。这是一个团队,不是一门学科或者一次练习。过去我为了建立工业设计团队投入了很多,也学到了很多,所以我想我能够在这方面有所帮助。我非常清楚自己能提供何种程度的帮助,不过我喜欢做的是可以建立一支有着浓厚设计文化的团队,我也希望这个团队以后能够取得成功。

  我认为我自己最重要的特点就是求知若渴,好奇心重到无可救药。我认为要说苹果特别不同寻常的一点,很多人都会说苹果的特别之处在于,苹果年复一年累积了很多经验,而且确实也定义了硬件和软件文化。所以我们最终才能够一起开发硬件和软件,创造独一无二的体验——因为硬件和软件的无缝整合,所以 iPhone 能够成为可能。最难得的是一个转瞬即逝的想法最终变成了一款非常强大、影响深远的产品。开发 iPhone 的时候,有很多阶段在解决一些并非不可避免的问题是,我们都担心我们的解决方案会不会不可行,会不会不成功。

   我有读过你的一段采访,你说你实在弄不明白多点触控界面,所以用耳朵去拨号。这是为什么?

   乔纳森:有段时间感觉就是对于这么一款天天放在眼前或者放在耳边用的产品,我们对它的认识产生了根本性错误。我想很多时候我们都发现了,解决问题的唯一办法就是,我们不能只依赖硬件,也不能只依赖软件,而是要能够同时设计硬件和软件,把它们结合起来。


   翻这本书的时候我们确实能感受到产品的进化发展——机身越来越薄、一体成型的工艺、整体设计越来越小,越来越精炼——在最后我们看到的是 Apple Pencil,感觉特别像一个感叹号。这支笔设计非常直观。你之前曾说过它会让人觉得“似曾相识”——我用着它的时候就是有这种感觉。

   乔纳森:你用这么个词来形容它还真是有趣。对,我想这就是设计可以做出的贡献吧。一些代表这未来的实体物品,它们看起来就是似曾相识。

   在技术变化上感觉还有很多可能性,但是它们的发展变化好像很慢。你觉得材料设计技术的发展是太快了还是太慢了?

   乔纳森:这个问题其实是不同的东西,它们的发展速度不一样。某些技术它们发展速度非常快,利用这些技术,将它们转化成可以刺激其他技术以同样速度发展的东西。可是现在它们的速度不一样。

  为了让不同领域的技术向前发展一步,你付出的努力完全都是不成比例的。有一些领域的技术需要你付出最大程度的专注和努力以及投资,可能才有相对增量的发展;可是有一些领域却有了非凡的进步,所以我认为挑战还是在于技术不是以同一个速度在发展。

  我们注意到目前行业和市场中这么一个趋势。过去 10 年我看到越来越多的人更渴望新鲜、新奇的东西。有时候他们的追求并不是更好,而是新鲜、和以前不同的东西。其实要新的东西、不一样的东西是很容易的。你真想要的话,今天下午我们就能给你给新的、不一样的产品,但是要开发一些真正更好的东西是很困难的。


   这是一本致敬乔布斯的书——那么你有没有从他那里学到一些持久不朽的原则,而且你也希望这些原则以后能够在一代代的苹果人身上流传下去?

   乔纳森:我想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超出原则这个范畴,而是我们如何一起共事。它是工作的一整套方法,对待工作的一种态度。我想是为了产品不顾一切的态度。一切都始于产品,也终于产品,如果你一门心思就是真诚地尝试,以做出最好的产品,那么其他问题都将不成问题。史蒂夫是一个了不起的人。以前我们经常每天一起工作好几个小时。

   你觉得你现在设计的产品是当初你和乔布斯所讨论、所梦想的产品吗?

   乔纳森:你这个问题问的很好。其实还是回到刚才我说的——这其中还有我们看不见的一部分,情况可能像这样——‘好了现在有这么一项可用的技术,用它我们可以怎么怎么样,但现在我们还不能用它,因为我们还需要技术 A、B、C,或者我们还需要某种新的材质,可是这种材质现在也没有。’所以我们把这项技术暂时放一边,因为我们知道未来有一天等其他技术和材料准备好了,这项技术还是能派上用场。有些东西我们只能够做做原型产品,不能完成最终的开发。这不是做得对不对、适不适合的问题,而是什么时候做才对、才适合的问题。


   当你不在思考未来的时候,有什么东西能够让你放松下来?

   乔纳森:我想我可能会放上唱片、坐下来、品一杯好咖啡。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这么一件事情其实都是很奢侈、很任性的。

   黑胶唱片、CD 还是 MP3?

   乔纳森:黑胶唱片

   在介绍里面你没有使用“emotion”,倒是多次用了“care”,这是有意为之?

   乔纳森:确实是有意为之。我想设计能够引发情绪反应的问题还是在于会让人不知不觉陷入其中。

   傲慢也许是?

   乔纳森:赞同。我一直觉得你们对我们的产品的情感反应就是一种结果,是由我们来定义的。同样地很多人说我们的产品很有代表性。这不是我们可以说的话。有时候一款产品它带有某种文化意义,说它具有代表性在某种程度上说是可以理解的、准确的,但这不是我们可以说的话。同样的,我们设计不是为了引发某种情感,但是我们希望人们可以和产品建立一种关系,一种情感上的关系。但如果要让我说我们设计有情感的产品,我会觉得非常不舒服。


   这本书里第 135 页的 iPhone 是谁的?就是你们拍的那台“被虐多年”之后的 iPhone。

   乔纳森:那是 Evan Hanke 的手机,她是我们工作室里的一名设计师。这 iPhone 看起来难道不酷吗?她常常损毁自己手头的物品。但是我觉它有着一种很吸引人的特性。我觉得把这台 iPhone 的图片收录进来挺好的。




   注:苹果这本新书中的图片由摄影师安德鲁·朱克曼(Andrew Zuckerman)拍摄。这名摄影师早在 1999 年就获得纽约视觉艺术学院的艺术学士学位。他喜欢拍摄动物照片,不过他拍摄的照片都十分独特。他把动物带到摄影棚中,用白色背景将这些动物从它所处的环境中被剥离出来,如同时尚人像一般,舍弃了被摄主体所处的环境,一心一意地去欣赏造物主的生命杰作。


  CreatureBook:自然生物摄影网是由安德鲁·朱克曼创办的一个综合性的自然世界摄影图片展示和生物工程网站。这是一个让人赏心悦目的网站,在白色背景的衬托下,动物们显得格外可爱,让你在不自觉中喜欢。

  而苹果公司这次选择与安德鲁·朱克曼合作或许就出于他的这种拍摄风格吧。白色的背景,简约而不单调,不会喧宾夺主,符合苹果公司一贯以来的风格。苹果为这本定制了纸张和墨水,再结合这名摄影师独特的拍摄风格,我们可以在这本书里看到最原汁原味的苹果产品。下面放上这名摄影师的几张动物照片,感受一下:






 
评论
热度(15)
  1. bigfatlinchenjingliang-des!gn 转载了此文字
  2. Alan-Hanchenjingliang-des!gn 转载了此文字
  3. 卯目的资源粮屯chenjingliang-des!gn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一个设计的粮屯

© chenjingliang-des!g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