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njingliang-des!gn

陈敬梁
平面设计师,在设计与艺术之间游走。
多个天猫项目设计,在视觉中国茶包装获奖,专注书籍装帧设计、内文排版、画册、包装设计,活动策划布展。

王志弘:佐藤卓《鯨魚在噴水。》設計過程

通常我會希望能用自己的方式去重新詮釋一本書的封面設計,但當了解為何書名取作《鯨魚在噴水。》時,我就知道必須在一個很小範圍內做最可能的改變。我想,觀察原始設計,找出可以改善的地方,也是一種很好的設計訓練。封面上一分為二的水柱是不能被更動的元素,但我可以透過調整版面的文字位置與大小,得到些許不同的感受。我觀察到日版封面一分為二的水柱幾乎被書腰遮去大半,完全無法一眼辨識。這線條是書名的起源,應該被凸顯才是,因此我放大了線條,並且不論有無書腰時,都能清楚被看見。



中文版將水柱主視覺放大並置中(攝影/但以理)

 



日文原版水柱較小,置於書封右下角(攝影/但以理)

 
日版在封面與書腰的色彩考量上,是參考樂天口香糖薄荷系列,藍色底、黃色的弦月。原本口香糖的藍色底必定同樣被配置於封面上的底色,而鮮明的黃色則使用於宣傳性質較高的書腰。這一切都屬合理,但我想從相同的參考物件中,得出不同的結果,原本的藍色配置不變,但我取消黃色的書腰,因為黃色在口香糖上並沒有這麼大的使用面積。口香糖上有另一處黃色,就是讓人便於撕開的OPEN字樣,我僅保留這一處黃色於台版書腰上。這OPEN圖示是屬於日版書腰上的原始設計,它置放於書口處,意指打開這本書,是個有趣的小設計,不過日版的OPEN圖示為藍底黃字,這一點其實與現今口香糖設計不符合,為此我上網搜尋資料,確認是否應全為黃底藍字,查尋結果與我的推測相同。因為日版書腰為黃色,因此無法使用與口香糖一樣的色彩配置,而我一開始就放棄日版的做法,所以能依照口香糖的色彩設計。 
 



上圖日文原版為黃色書腰,藍色OPEN字樣。而中文版依照口香糖的色彩設計,改為藍色書腰,黃色OPEN字樣(攝影/但以理)

 
日版 《鯨魚在噴水。》在設計上除了一分為二的水柱外,另一個重要視覺元素就是企鵝,日版置放於書腰上的企鵝為藍白色,除了因為書腰是黃色底別無選擇外,我猜想這藍白色企鵝來自設計更新之前的「涼薄荷」。經由佐藤卓的重新設計之後,現今涼薄荷上企鵝早已是金色,而藍色底與金色企鵝的搭配狀態,才是現在人對於涼薄荷的既定印象,我同樣基於前述的同樣企圖,選擇了改變書腰色彩並使用現今涼薄荷的企鵝配色。 
 
雖然日版在色彩配置上是參考涼薄荷,但上頭的藍色與現今實際涼薄荷差距頗大,是否那樣深的藍色是設計更新前的版本,這點我無法得知,但我一開始就放棄這樣的配色。網路上相關圖片所呈現出來的藍色差異頗大,所以請人從日本寄口香糖回來進行了解。現今口香糖的外包裝印於鋁箔表面上,也因為表面材質的特性,使得色彩因角度與光線的不同,產生極大的變化,從很淺到很深的藍皆有,層次很廣,但整體色彩給人的感覺的確比日版亮上許多。 
 
因為我捨棄日版黃色書腰的做法,因此希望底色的藍能夠往淺、亮的方向靠攏,讓書本陳列在平台上時能更醒目,同時也給看過日版封面的人有耳目一新的感受。但鋁箔上所呈現的色彩變化極大,實在不易捕捉,為此我在印刷時也一度遲疑,與印刷廠翻遍金屬色色票,就是沒有「整體感覺」非常接近的,最後我們只能在那變化極大的藍色中捕捉其中一個層次。付印前我曾想,該去尋找類似鋁箔的紙張來印刷嗎?但最後我並沒有這樣做。我看著日文版思考,認為佐藤卓應該也不會如此選擇,對於時常設計量產的商品設計師而言,面對不同的產品應該會有不同材質的考量,在大量生產的方便性,與讀者的使用上,種種細節都要顧及,平均風險做出較為恰當的選擇。 

口香糖的包裝,最外層為亮面材質,這設計資訊直接移植到書衣上,因此使用了相對應的加工。而裡頭的單片包裝有兩層,一層為印有深藍色的模造紙,一層為銀色有壓紋的單面鋁箔紙,我將這單片口香糖的包裝配色移植到封面與扉頁上。封面我使用深藍色的美術紙,搭配效果較佳的網版印刷白墨,而扉頁選擇觸感極佳的灰色手感紙。我借由口香糖的三層包裝,投射到書本的包裝上,用類似的色彩,但選擇有較高質感的素材。 
 



由口香糖的包裝配色出發,內封選用深藍色美術紙(攝影/但以理)

 



扉頁採用觸感很好的灰色手感紙(攝影/但以理)

 
由於 《鯨魚在噴水。》內容結構關係,台版其實不需要什麼改變,但我仍在過程中找尋一些可以改良的地方。比如書中有七十多個佐藤卓近30年的經典案例解說,因數量不少,若是台版能增加案件編號,我認為這會有助於讀者搜尋。另外一個例子是〈你已經知道了〉這一篇,書中第161頁內容於日版當中,其實並沒有文字輔助,我認為這些嘴型對不懂日文的讀者很難產生聲音的聯想,因此在下方新增發音,讓讀者能同時看見圖片上的嘴型與下方的拼音。 
 



(攝影/但以理)

 



考量視覺的美感,內頁排版在篇名加了日文字(攝影/但以理)

 
內文文字在字級、字距與行距上經過仔細的控制,與中文搭配的英文字型Century Schoolbook,也是我特別挑選出來的。篇名的日文字,則是我一直以來編排日文書的習慣,這些搭配性的外文,目地並非供人閱讀,而是觀看。文字的起源是視覺性的,到現今我們依舊能透過文字產生無限想像,透過一點點外文(無論是日文或是英文等),我們將更容易進入原作者的世界,看見他所看到的。對於喜愛字體的人,語言(文字)總是很吸引人,這無關是否懂它。我曾談及這是我設計上的屬地觀,有時我甚至認為這是因我對於無國籍感存有美感的想像。 
 
我一直認為,一本外文書的中文化設計執行,並非如外界所想得如此簡單,這過程中有許多細節要顧及,甚至可以找出錯誤來更正。這絕對是一種設計翻譯的工作,你必須拿捏好分寸,有些想像力,最重要的是你必須要尊重文字,並帶有熱情。 
 



 



宣傳海報有正、反兩面折法,各有風情(攝影/但以理)

 



宣傳海報A面,為書封水柱主視覺,左下角搭配書名、作者名及涼薄荷企鵝Logo(圖/臉譜出版提供)

 



宣傳海報B面排列出佐籐卓設計的產品,在大開數的海報上氣勢十足(圖/臉譜出版提供)


 
评论
热度(20)
  1. connectchenjingliang-des!gn 转载了此文字
  2. lilichenjingliang-des!gn 转载了此文字  到 LOOK!
  3. 卯目的资源粮屯chenjingliang-des!gn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鱼纲

© chenjingliang-des!gn | Powered by LOFTER